印媒:冯唐译泰戈尔诗集引公愤
优美诗歌

冯唐译泰戈尔诗集被指成色情读本

  参考消息网12月26日报道 印媒称,中国作家冯唐的泰戈尔诗集译作引起轩然大波,他肆意歪曲泰戈尔的诗句使之包含色情意蕴。

  据《印度时报》网站12月24日报道,有文学界人士称,冯唐不懂孟加拉语,显然是使用了已有的泰戈尔作品中译本再加上他自己的诠释。

  报道称,上海纽约大学环球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沈丹森说:“冯唐是在吸引关注,是为了出名。他知道自己不会为此蹲监狱。”

  中国的国家新闻媒体刊发了冯唐翻译泰戈尔《飞鸟集》的部分段落,有一句是:“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而中国媒体称,这句诗的适当译法是:“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报道称,冯唐遭到中国网民的猛烈抨击,好几家中国报纸和网站对他蛊惑人心的译作提出批评。

  有网民在微博上发帖称,冯唐把伟大的诗歌变成了轻佻的吟哦,原著里的庄重和宁静茫然无存。另一名微博用户说,冯唐让泰戈尔的作品“弥漫着荷尔蒙气息”。

  面对批评,冯唐表示,评判一篇译文的好坏没有黄金标准,“我相信自己的翻译诚意和我的中英文水平,真金不怕火炼。”

  他对澎湃新闻网站的记者说,他有意在译文中加入了个人的风格而不是死板地再现原著内容。

  报道称,其他中国作家却并不认同,他们表示,译者应当忠实于原著而不是采用个人标准。成功翻译了《哈利·波特》的马爱农对中国媒体记者说,“信”是最基本的要求,翻译就是翻译,不是文学创作。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兆忠表示:“诗歌是最难翻译的。除了出色的语言驾驭能力以外,译者最好也是诗人,并且诗风与原著相似。”冯唐却认为,“信”“达”“雅”不应对所有翻译作品都具有同等重要性,每个译者对原著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

  报道称,沈丹森说:“这种恶搞不会影响泰戈尔在中国的声望,他的诗走进了大学课堂,得到广泛尊重。此外,大家都知道对这个译者能有什么期望。”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就像企业家与媒体人的友谊说不清一样,企业与媒体的“广告合作”也说不清——广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体宣传作用还是为了购买安全感,这怎么界定呢?所谓难以界定的地方,往往就是灰色地带,而灰色地带,在“定罪”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富矿”……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与过去激烈地要求“”、“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做法不同,当下的亲绿学者喜欢用更柔性的方式来表达所谓“台湾事实上的独立”论调。比如他们刻意把台湾当做一个“超然”的实体,而不论是郑成功、清政府、“国民政府”还是荷兰、西班牙、日本,他们都是“外来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