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冯唐译泰戈尔诗集引公愤
优美诗歌

冯唐翻译泰戈尔诗作被批亵渎 美报:精髓难翻成中文

  美媒称,孟加拉语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去世80多年后,在亚洲仍然拥有众多拥趸。在印度与孟加拉国以外,他的文学遗产或许在中国是被继承发扬得最好的,几十年来,他的作品一直在中学课本之中。

  这个月,为了纪念泰戈尔155周年诞辰,人民出版社将出版《泰戈尔全集》,这是他的全部作品首次由孟加拉语直接翻译成中文,是一个翻译家团队工作了将近六年的成果。

  但在此之前,作家冯唐翻译的另一个风格大胆的泰戈尔《飞鸟集》版本引发了批评的风暴,已经令泰戈尔成为争论的焦点。争论过于激烈,浙江文艺出版社只得将该书下架。

  “大多数中国人从小觉得泰戈尔是温和浪漫的,都是星星啊、花园啊、花朵啊,”冯唐近期在自己北京的工作室里接受采访时说。“我的翻译让很多人觉得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泰戈尔,他们小时候从教科书里读到的泰戈尔被颠覆了。”

  人民出版社副总编于青说:“在所有一流外国作家中,泰戈尔在中国是最受欢迎,译介最广的。”

  “和托尔斯泰、马克·吐温等受欢迎的外国作家不同,泰戈尔曾经访问中国,和中国当代文学的先驱们相处过,”于先生说。

  1913年,泰戈尔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非西方作家,正如潘卡杰·米什拉(Pankaj Mishra)在2012年的著作《来自帝国的废墟》中写到的,他也是“在一个近乎完全由西方机构与个人统治的知识分子小环境中,唯一来自亚洲的孤独声音”。在当年,茅盾、郑振铎与中国的创始人之一陈独秀等成长中的年轻知识分子开始翻译泰戈尔的作品,并陆续发表在各种中国杂志上。

  44岁的冯唐是通俗小说作家,他说自己一直在寻找一个翻译项目,并且记得自己年轻时就曾经读过《飞鸟集》中这些关于人与自然的短诗。但是他的译本于去年夏天出版不久之后,批评之声就开始在网络与中国新闻媒体上出现,读者与学者们眼里指责冯唐亵渎了这位受人爱戴的诗人。就连印度媒体也卷了进来,一个评论者说冯唐是在“嘲弄泰戈尔”。

  报道称,《飞鸟集》中收录了326首诗,冯唐的译本和大多数早期译者一样,是基于英文版的,评论者们的怒火主要集中在其中三首诗上。其中一首是由泰戈尔本人翻译为英文:“世界对着他的爱人,把他浩瀚的面具揭下了,他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郑振铎译——译注)。

  然而冯唐将之翻译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绵长如舌吻,纤细如诗行。”

  冯唐仍然坚持自己的翻译。“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抓住泰戈尔诗中的美学,”他说。“当我翻译时,我就是作家。我不需要知道语境。我只想尽可能自由地创作。”

  报道称,尽管有这样多的争议,12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宣布将该书下架并重新审视其翻译的决定令许多人更加震惊。该书是否会重新上架,目前尚不明确。 出版社在电话中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我认为这场争论首先表明了泰戈尔在中国读者心目中的特殊位置,”《泰戈尔全集》的主编及译者之一董友忱说。“他以东方的情感进行创作,所以今天的中国人也能产生共鸣。”

  当然,也有人认为,通过翻译传达泰戈尔作品中的精髓,可能根本就是一项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当然,诗歌是出了名的难以翻译,”1997年,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为《纽约书评》撰文称,“任何能以孟加拉语原文阅读泰戈尔诗歌的人都不会对任何译本表示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