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
优美诗歌

画论 清代时期--《龚贤论画》(摘抄)(清)龚贤

  在时间的长河里,我们仅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缕月光,稍不珍惜,就会去日苦多,万事成蹉跎。君不见,此月方从远古来,历沧桑,经兴衰,送千古风流,看花开花落……大王月,霜晨月,关山月,红缕月,俱往矣!山河沉寂无言,酣然入梦;人不惜月月自明,吾辈该如何把握这一缕月光?初冬月高悬不语,娟然如洗。

  6月23日晚我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评审单元的时候,遇见了一年没见面的牛犇老师。牛犇老师精神矍铄,胸口戴着中国党徽。我热情地同他打招呼,握住他的手说:“老爷子,祝贺您! ”牛老师激动地回复:“谢谢、谢谢。 ”

  散文创作可以说就是一个致良知的写作。刘郁林的《哦,妈妈家的香椿树》中除了充沛的抒情,巧妙的构思,善良是她永远的创作主题。她那浓浓的思亲怀乡之情,如泉涌,佳作不断,这种原创力除了扎实的文学功底,那就是母爱深深。妈妈的香椿树伴我长大,当面对香椿芽,母亲老得无能为力不能够摘,我站在石头上够香椿芽,母亲小心地用抻着她的围裙接香椿芽时,自然感受到了时间的无情,这石头下的母亲的形象,会永远站立着,因为母爱代代传承。通篇飘散着香椿的清香,也充溢着难忘的母爱。

  37、 岁月静好,浅笑安然。打开记忆的闸门,仿佛又回到了那年那月那时光,仿佛又见到你送给我的那盆清香茉莉,在细雨潇潇的夜晚,所呈现出来的洁净和楚楚动人。曾经的过往总是在记忆深处,以固有的姿态,以从未稍离的执着提醒我,生命中有一种存在,叫曾经。

  6. 人生就像一座山,重要的不是它的高低,而在于灵秀;人生就像一场雨,重要的不是它的热情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大小,而在于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