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现代诗句摘抄 十首
优美诗歌

濮存昕:诗歌及美文是摆脱无知和渺小的食养

  本报讯(记者 郭佳)今年春节,一个名为“濮哥读美文”的公号,以星云大师的“除夕祈愿文”一炮打响。作为由表演艺术家濮存昕发起,致力于传播美文与美声的公众平台,迄今已发布了包括古诗词和中华现当代诗歌在内的二十余首由濮存昕朗诵的诗词及美文音频。前天,《“濮哥读美文”朗诵分享会》在人艺实验剧场推出。濮存昕与二百多名观众一道分享了自己二十多年来在朗诵艺术和声音表达上的感悟,以及家风、师长对个人成长的触动。

  60年代初便对中山音乐堂的《星期朗诵会》每周必到的濮存昕,后来又在小学时对父亲苏民在广播中播讲的《红岩》小说骄傲万分。但自己真正走上文学及朗诵这条路却是史家小学唐桂林老师的引领,“他不是让我们朗读课文,而是用自己的话来传情达意,二年级便让我们开始学写日记,虽然那时都是胡写些帮父母养猪养鸡的文章,但也是一种文字的锻炼。”

  现场《荷塘月色》的音频一出,濮存昕便听出是自己尊敬的艺术家董行佶,“他是我敬佩的人,是纯粹的艺术家。一部《廖仲恺》就获得了金鸡奖的最佳男主角,当时洗印厂的师傅在过胶片时,虽然没有声音,但人家却说,这个演员是谁?真讲究!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讲究的声音和表演是怎样的一种状态。”这么多年参加剧协的活动,濮存昕曾亲身感受了戏曲及曲艺演员的“含金衔玉”,“当年小彩舞录《重整河山待后生》时,所有人都为她鼓掌叫好,可后来听录音时老人却后悔莫及,因为她发现自己把千里刀光影的影字读倒了。”

  正值父亲节,有着相似声音和不同舞台风采的苏民与濮存昕父子,一直是家风传扬的范本,今年已经90岁的苏民,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我父亲在古典文学上的造诣是被打过夹板的。”一张濮存昕16岁下乡时与阿尔登种马的合影则又勾起了他对往昔岁月的记忆,“当时我在牧场养马,这是我下乡后拍的第一张照片,给父亲寄去后,他立刻题诗一首,神骏腾汗血,战士炼心红。曾经我认为自己年轻时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但后来发现其实你现在所有的状态都与那些生活经历有关,那种与天地在一起的生命感受其实弥足珍贵。那段时间,诗歌、美文和朗诵一直陪伴着我们,是摆脱无知和渺小的精神食养。”

  最后,濮存昕把从老一辈艺术家那里得到的精神及文化滋养继续传递,不仅对到场的孩子进行了语言表达的辅导,更以《琵琶行》和《破阵子》为例为观众上了一堂朗诵公开课。未来,“濮哥读美文”的公号将每周推出一期,题材也将从古典诗词拓展到现代诗歌、戏剧台词甚至散文。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