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官方数据披露:什么样的文章
心情短文

祝愿天下所有母亲平安健康!写写我苦命的老娘!

  有一个人,她永远占据在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你愿用自己的一生去爱她,这个人就是母亲;

  有一种爱,它让你肆意的索取、享用,却不要你任何的回报……这个人,叫“母亲”,这种爱,叫“母爱”!

  5月13日是母亲节,是我们心中最难以忘却的日子。这个节日,是对母亲的赞美和颂扬,是提醒我们时刻记住:感恩我们的母亲。

  我有一位朴实而好强、平凡而又伟大的老娘,她今年已有七十一岁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为娘写点什么,这个想法一直萦绕脑海中。今天心中突然想起了娘,想到了她苦命的一生,想起了她坎坷的遭遇。她没过一天舒心的日子,没享过一天福,我心中有些隐隐作痛,终于下决心写写我的老娘。

  我的老娘,特别的勤劳。在农村的日子没有看见她闲过一天,我们一共四兄妹,在当年队上集体劳动时,她都是背着我们去下地干活。把我们带大,她一共背烂了9条背带。承包到户后,她从来舍不得让我们干农活,总是教育我们要读书!分别都把我们送进了学校,直到我们不愿读为止。记得1980年时,我才四岁,一场大火把我们整个宅子烧的一干二净,什么东西都没有救出。我家七口人,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是好心的远房爷爷暂时收留了我们。当时我太小,没有太多回忆,只知道爹娘每天不知黑夜的劳动。好像没过多久,爹娘就买了一栋队上用来关牛的旧小木屋,搬到被烧后的宅基地建起,这样一家人就搬进了小木屋,到如今,那个小木屋还在,留下我很多朦胧的记忆!没过几年,爹娘又建了两栋房屋,那些木料都是她们自己砍好再搬来的,你们不知道,那木料有多大呀,反正很重很重!

  到后来,我们都成家了,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和孩子!按道理也该爹娘好好享福了,可没想到,去年我家的一场突然遭遇,让我苦命的娘到现在都时时以泪洗面!我一回想起也经不住泪流满面!

  那是去年12月24日,我已经早从东莞到成都一个多月。大约在当天中午2点多钟时,我突然接到我姐姐从东莞打来的电话,说我哥早上没去上班,等刚才她们去叫他吃中饭时,才发觉叫不应,然后破门而入,发现我哥倒在地上,已经昏迷,只有微微的呼吸!她们马上打120,然后送到就近的厚街人民医院抢救。当时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单,说是脑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如果不动手术,可能过不了当天;但是就算动了手术,保住了命,但醒过来的机会也几乎为零。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感觉晴天霹雷。但是不管怎样,有一丝机会,也不能放弃,这样我姐马上联系老家的嫂子,委托签字,做脑开孔引流手术。通过两个小时手术,医生说应该保住了命,住进了重症室!

  在这里先说说我哥和姐她们,我家四兄妹,妹妹在长沙,我们其他三人在东莞!四兄妹中哥最大,姐,我,妹,都是隔三岁一个。我哥70年的,到2018年刚好本命年。本来我也给他在东莞开了个小店,做了很多年,后来转了,当时我的店也准备转,所以他就暂时在我姐的店里做事。

  24日当天我接到电话后,马上就订了机票,于晚上十点多到珠海,接着赶到东莞时已一点多!我嫂子和侄女她们从老家也连夜往东莞赶。开始本来我要姐她们暂时先不要告诉我娘,可听说娘看到嫂子和侄女突然赶往东莞,总是问,所以也就只有告诉她了。娘当时也一定要坚持过东莞来,可由于坐了一段车,实在要晕车,所以只好下来了。我到了厚街医院后,因为重症室是不能陪床的,所以姐她们都在门口,姐一见我就放声大哭,说手术后做了CT复查,讲情况不理想,脑里出的血已凝固,引流不出,要我们做好心里准备!

  当时我也感觉慌了神,从来没有过的心慌,感觉自己就要失去一只手一样!我嫂子她们也还在路上!不管怎样,我都要自己坚强。在期间,医生又下达了一次病危通知单,说没有了心跳,不过通过电击抢救,总算恢复了心跳!大概在4点多时,嫂子和侄女她们也到了医院。我们人齐后,一起找医生了解情况,医生说,心跳是恢复了,但自主呼吸一直还没恢复,现在是靠呼吸机维持。医生还说,如果48小时内自主呼吸还不能恢复,那基本也就没什么希望了!我嫂子她们听到后早已吓的慌了神,只知道哭!

  等到六点多天亮后,我决定看能否转到条件好些的医院?征求医生意见时,医生不太耐烦,说他们医院如何好,我哥这种情况到哪里都一样,如果我们要坚持转院,让我们自己去联系!不管怎样,我还是想试试,于是我马上赶往广州,首先到中山大学附属一医院询问,可医生也是建议我们不要转院,说这种病都差不多,转院意义不大;后来又问了其他医院,都不愿意去接收!就这样又回到了厚街!期间,老娘打来了几次电话,听声音肯定是哭了一整晚,因为都沙哑了。我苦命的娘啊,我们几兄妹在她心里都是宝,你说她如何接受得了这种情形。

  重症室一天只可以探视一次,在下午三点时,我看到了我哥。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和仪器,不管我怎么呼唤他,都没有知觉,这时我打开了和我娘的手机视频,视频那头,老娘看到我哥这样,早已泣不成声,不断的叫着:“我儿呀,快醒来啊,要走,也让娘替你走”,我听着也早已泪流满面,从来没有这样悲伤过。探视结束后,我就一直坐在重症室门口的座椅上,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多想盼望哥能醒过来,就这样傻傻得坐了一个晚上。

  到26号下午时,同样探视后,医生找我们谈了话,在交代病情时,医生很沉重的说,从目前来看,已经过去48小时,但自主呼吸任然没有恢复,心跳也只是靠药物维持着,从临床判定已是脑死亡!因为我国是已心跳停止判定死亡,所以暂时还没有判定死亡,医生建议我们不用再坚持了,考虑到农村习俗,可以接出去回老家了!要不,到时会被火化的!听到这些后,虽然我早有准备,但还是不愿相信来的这么快,不争气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到了这时,我已越来越不敢同老娘打电话了,因为我不知如何说,我怕听到娘撕心裂肺的哭!同时这边呢,明知是浪费钱,但还是舍不得拔掉呼吸机拉回家里。因为谁都明白,一旦拔了管子,不出五分钟,我哥就真的离我们走了!这是我一万个不愿意的!甚至我在想,哪怕让哥在世上多活一秒也是一秒,绝不主动放弃,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到后来,我还是说动了医院,答应联系广州中山大学附属医院,转院过去!但医生明说了是浪费钱!就这样,转院到了广州。我娘听说转了院,以为肯定有救了,心情好了些!但不敢告诉她的事,其实我也是想尽最后努力,我心里知道没有太大希望!因为早有心里准备,在广州几天里,没有什么好转,一切都只是靠药物维持,医生也要我们做好准备,几乎仪器几次鉴定已经脑死亡,心跳随时可能停止!果然在30日晚上八点,我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一个星期来没有一个交代就这样永远的走了!我的泪也早已流干!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冷静下来,因为老家还有老娘和老爹!只有先瞒着!前面一直没提我老爹,因为是一直瞒着爹我哥生病的事!我爹七十多了,身体一直不好,怕他受不了,所以一直没告诉他!

  因为在广州大城市里,病人在医院里去世后,必须要火化的,就这样,我简单的把哥火化了,准备把哥骨灰带回老家!但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怎样回去,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样回去,老爹老娘看到后,肯定会气死过去的,这不是开玩笑,我能明白我们兄妹在爹娘心中的分量!但我又知道,这又必须的面对的!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这样六神无主过!

  通过最后考虑,我还是决定1号从东莞回去,预计晚上一两点到家,然后顺便把医生带上,以防到时爹娘不测!早上我们出发后,大约在中午十二点时,在路上突然接到家里电话,说我老爹不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去世了!我在电话里大概知道可能我哥走了的消息传到了村里,我爹听到后,受不了打击一气之下走了。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啊?就在这样不到两天里,两位亲人就这样走了,我怎样都感觉这不是真的,可这一切又都是真真切切的!我在心里不断的问自己,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在凌晨1点多时,我们到了县城,马上要下乡里了。可越是接近家里,我心里越是慌!眼看到了村里的桥头了!当时快凌晨2点了,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村里的人几乎都没睡,在等着我们!我让医生先进,等他们安抚好我娘,我们再进去。等我快到家里时,听人说,我娘知道后,晕过去了!我马上跑进屋里,看到老娘已昏倒过去,我紧紧的搂住娘,大声的叫喊着,我已经接连没了哥哥和爹了,一定不能再失去娘啊,就这样我不停的喊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娘终于醒过来了,也知道放声的哭了,这我才放了点心,就这样娘哭,我也陪着哭,一家人哭到了一堆,旁边人看到这种情形也忍不住流泪!

  这样突然家里失去两个亲人,我一直以为只是电视剧里才能看到,可现实中却落在了我家里!你不知道那种情景有多凄凉!但我明白,不管怎样,我都要坚强,先必须把哥和爹平平安安送上山!因为在我们农村还是土葬,办丧事比较讲究,首先要选出殡的日子,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事!后来选在八天后出殡!这又是八个不眠之夜,夜夜守着哥和爹的灵堂,老娘天天哭,又不进一口东西,我看着心里是阵阵的痛!但我还是同娘说,要她坚强,我们一起跨过这道坎,而后几天,娘多少吃了些稀饭,就这样,把我哥和爹平安的入土为安了!

  从这之后,我娘一直都恍恍惚惚的,头发也都白了。有时当着我面哭,怕我们担心,就一个人偷偷的躲着哭,一想到这,我心就滴血般的痛!我苦命的娘啊,我哥和爹已走那么久了,再怎样伤心,他们也回不来了,我知道,谁也不能体会到你的那种伤痛!可你要保重身体啊!儿子多希望你能早些走出来啊,儿子要你久久的活着,永远做我们家的宝!我哥和爹的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我们这辈子是家人,下辈子还做家人!娘,今天是母亲节,儿子给你请安了,愿你一生平安健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