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装饰名人名言书法 每一句
人生哲理

火车站售票员:卖张票要说10句话 每天售出近千张

  平均一分钟售出一张火车票,每个班下来售票近500张,高峰期售票1000多张,吃饭时间不超过10分钟,一天下来要说五六千句话,没有白天黑夜之分……这就是株洲火车站售票员李莉和她同事们的工作状态。

  上午7时50分,李莉准时出现在12号窗口上,开启电脑,输入工号和密码,很快就进入了电脑售票系统。

  “您好!请问您要买到哪里的车票?”“给我买张到浙江温州的火车票。”“对不起,今天只有站票了,K326次列车,18时47分,您看买不买?”……双眼盯住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敲打,嘴靠近麦克风向旅客确认站名、票的张数、金额等,然后麻利地为旅客出票、找零,当了9年车站售票员的李莉,动作十分熟练。

  “平均每天要工作10小时左右,要讲好几千句话,下班回家后我都不想再说线多名购票旅客,每个旅客平均要查询3到4次方能确定其想购买的车票,而按照铁路部门对于售票的严格规定,每次售票时,售票员最少要询问旅客“买哪天、哪个车次的票”等6个问题,卖一张票最少要说10句话。

  “到了中午,大家的嗓子就会沙哑。”她说,马上就要到春运了,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会更忙。

  虽然嗓子每天都在“超负荷工作”,但在李莉的工作台,记者并没有发现“办公一族”必备的茶杯。

  “一个白班9个小时,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我们都不敢大口喝水。” 李莉告诉记者,忙的时候连上厕所都是一路小跑,也只有趁这个间隙,才能在饮水机旁接点水,润润嗓子。

  “空间封闭,又不敢喝水,夏天很容易中暑。”2008年9月的一天,李莉就因为工作强度过大,晕倒在售票窗口前,晕倒时还撞碎了办公桌上的玻璃隔板,双手被划伤,左手缝了10多针,右手也缝了7针。

  “当时医生建议她休息三个月,但因为国庆假期旅客人数剧增,休息不足一个月她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同事李林在一旁说道。

  “忙碌”和“枯燥”,是记者在售票室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体会最深的两个词,而售票员们平均每天需要在窗口工作12小时。

  “我们是四班倒,几乎没有白天与黑夜的概念。”李莉说,所谓的“四班倒”就是两天时间内要上一个9小时的白班和一个15小时的夜班,所以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坐在售票窗口。

  “每天都跟打仗似的,几乎没有时间陪父母和孩子。”李莉说,每到节假日,在大家团圆、休闲的时候,也是售票员最为忙碌的时候。万家团圆时,自己只能和同事们在工作岗位上度过。

  时间在忙碌中流逝,17时,忙碌了一天的李莉终于要下班了。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坐姿,她已经累得腿脚发麻,胳膊酸疼。“疼了就揉揉,都是老毛病了。”李莉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