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兰爱情故事创作背景 方磊专门
爱情故事

音乐给你感动许你回忆

  从萨顶顶的失控流泪,到袁娅维的数度哽咽,再到萧煌奇的往昔回忆,在最后一期中,用音乐撞击内心的柔软,勾勒对过往的回忆,泪流满面,是它送上的最后礼物。

  将电子时尚和佛教神秘主义文化融合在一起的《万物生》,是萨顶顶在2007年发行的,将现代流行元素与中国古文化进行对接、交流,最终呈现一场古今结合的场景。

  本次《不凡的改变》舞台上,由原作曲者黄毅编曲,搭配王克、赵玲演唱的《万物生》,以重金属节奏,唱出一个气势磅礴的场景,获得众人的一致认可。作为原唱者,萨顶顶在看到黄毅的一瞬间,泪流不止。

  原来,当年在创作完《万物生》这首歌之后,两人都有种被掏空的感觉,面对面坐在一起,也相顾无言。时隔多年,黄毅重新挑战自我,重新给《万物生》赋予了全新生命力,带来一份新的感动。

  这是一首重新的改编曲,但何尝不是好友对萨顶顶的祝福与安慰?正如黄毅讲述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一切都是非常美好”。因一首歌,黄毅阐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来实现对萨顶顶的安慰与鼓励。

  那个怀抱吉他、缓缓唱着民谣版风格《布拉格广场》的王天琦,再次来到《不凡的改变》舞台上。这次,她依旧是安静站在舞台上,以纯粹、空灵而又温柔的嗓音,并配合一段葫芦丝的演奏,丰富了《阿楚姑娘》的内涵,唱出别样味道。

  这样的改编,也让袁娅维想到了家。作为常年在外打拼的年轻人,家只是我们思念又没法回去的场所,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打拼。这样的情感共鸣,让袁娅维与王天琦产生心灵的碰撞,两人相遇相知。

  在第一期王天琦的亮相中可以知道,她是个北漂,在北京孤独坚持着自己的音乐梦想。作为有着类似北漂经历的袁娅维,她产生共鸣,让王天琦在北京可以去她家,两人一边做饭一边唱歌,并现场给了王天琦一个大大的拥抱和轻轻地吻。这是给王天琦的安慰,但何尝不是袁娅维对自己过往经历产生的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鸣感呢?

  剥开爱情的外衣,王天琦将自己的思乡之情融入进去,重新编写歌曲节奏。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改编歌曲,王天琦和袁娅维,两颗原本遥远距离的心,瞬间联系在一起,成为音乐上的知己。一首歌,成就一段情谊,给同样漂泊着的两颗心一份归属。

  在第三期《不凡的改变》舞台上,那个曾以一把吉他,以一首《别哭,我最爱的人》唱哭了郑智化的方磊,这次,他继续来到《不凡的改变》舞台上,以一首民谣版的《大王叫我来巡山》,引来原唱赵英俊的赞许。

  抱一把吉他,穿一件白衬衫,方磊以清新的民谣曲调,将原本欢快可爱的儿童歌曲,唱出一种爱情的味道,甚至引发赵英俊感言“给人一种很美好的感觉,唱出‘不羡鸳鸯不羡仙’”的甜蜜感。

  而赵英俊和方磊之间,也产生一种惺惺相惜之感。赵英俊坦言,自己对方磊的喜欢,始与《依兰爱情故事》,自己也从这首《依兰爱情故事》中学到了很多,所以对于此次方磊对自己歌曲的改编,深感荣幸。方磊也给出回应,表示自己对赵英俊也是很欣赏的态度。音乐,让两个原本互不相识的人相互欣赏,也因为音乐,让两个不相识的人相遇相知,产生对彼此的惜别之感。

  本期《不凡的改变》舞台上,黄国伦和浪荡绅士乐队一起,演绎了一场“沧桑人生的对话”。

  一改原曲中细腻、甜蜜而又忧伤的《味道》,浪荡绅士乐队以自由而浪漫的蓝调,配以磁性烟熏嗓,唱出一种自由不羁而又淡淡忧伤的全新《味道》,引发黄国伦感言“果然还是老男人最懂老男人”。

  音乐就是拥有这样的魅力,让你哭,让你笑,让你在音乐中对话,在音乐中回忆过往,沉浸在无限的想象空间中。都说“听音识人”,音乐就是有直穿入心的力量,在灵魂的碰撞中,得到知己。

  在萧煌奇眼中,音乐是单纯的,也是有力量的。面对自己《末班车》的改编,触及萧煌奇的男儿深情,回忆似水年华,讲述曾有一名马来西亚粉丝因癌症去世,自己便去想当初可以用音乐去继续支持他,给他勇敢对抗疾病的力量,坚强活下去;面对《你是我的眼》的改编,现场回忆失明经历,撕下那段曾经的痛苦。《末班车》,是讲一段别离,叙一份真情;《你是我的眼》,则是忆一份过去,道一段曾经。

  “别回眸,末班车要开了,你不过先走,深爱是让不舍离别的人,好好走”。萧煌奇用灰色的基调,梦幻的笔触,讲述离别之际的恋恋不舍,有一份怅惋,也有一份无奈和对对方的祝福。很明显,许任一在改编时,虽然也注入至亲离开时的情感元素,但这样的改编,没有得到萧煌奇的认可。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萧煌奇在他的“黑色世界”中,始终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以天马行空的创意想象,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示出来。在面对刘迦帝融合披头士曲调的摇滚风范时,萧煌奇坦言“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初衷”,保持音乐的简单与单纯。

  或许在每个作曲人心中,一首歌曲承载了自己一段时期的经历和思想。《末班车》是那个时期萧煌奇对生死离别的无奈情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你是我的眼》是萧煌奇在面对失明时,依旧对生活保持的热爱,是一种对多彩世界的留恋。所以最终,在选择与谁同台合唱这一问题上,萧煌奇谁都没有选。

  《不凡的改变》已经结束了,但却是以留有遗憾的方式结束的。萧煌奇最后没有找到满意的改编音乐,他在期待,我们也在期待,期待《不凡的改变》会有后续,给萧煌奇、也给我们自己,找到更多有故事的音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