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张一一建议元宵节放假 丰富
爱情故事

余秀华携首部散文集来长沙谈生死、爱恨与诗歌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7月1日讯(通讯员 刘文骁 李慧 记者 胡兆红)6月30日,著名诗人余秀华携新书《无端欢喜》,作客长沙当当梅溪书店,分享自己的创作经历,关于爱情、亲情、生死的感悟。

  余秀华被认为是中国诗坛近年最美的收获。2014年,一首《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让余秀华一夜之间红遍网络。之后,她相继出版了三本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和《我们爱过又忘记》,总销量达四十余万册,为二十年来诗歌销售之冠。。

  谈到首部散文集《无端欢喜》的创作,余秀华说,自己不是诗歌随笔或小说分开来写,而是同时进行。同时表示自己是一个“不那么努力”的写作者,文字是慢慢写就的,可能几个月的时间才写一篇东西或者是一段东西出来。积累了很久,才可以出一本书。

  近年经历了两位亲人的离世,余秀华说自己“最不愿意”写的就是亲情。“为什么很多人觉得我写了很多爱情?我愿意去写,因为我知道,它会来,来了以后会走得很快,它和我没有那么深刻的关系,但亲情是伴随你一辈子的关系”。

  她认为母女关系是人世间最复杂的关系,有爱、恨、怨的纠葛。接下来的创作,余秀华也考虑对亲情进行更深层的思考和梳理。

  关于生死的思考,余秀华谈到自己生命中一次传说中的“自杀未遂”。这也是她首次对公众解释这段“谣言”。那是奶奶离开世界时,余秀华经历着非常痛苦的阶段,常遭遇无端的诋毁,于是她采取了喝酒宣泄的方式。不会喝酒的她用白酒和酸奶兑着喝,因为喝得太醉,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被村里人误以为是自杀,送到了医院。

  “最幸运的人是自杀未遂的人。”余秀华说,经历过这次“自杀”未遂,她得到了重生,才有了现在四十多岁的余秀华。她开始慢慢接受很多事情,承受力大大增强。“但是这种承受力的增加未必是好事,经历过死亡的人,他的心更硬,情感的接受也变得迟钝,他容易动情,也容易放弃,所以总是得失之间不能平衡的一个过程。 ”

  余秀华还谈到自己书中对几位男士的“表白”,说这纯粹是一种朋友间的调侃,她表示“爱情对女人真是一种幻想,我宁愿当一个花心的女人,今天爱你,明天爱他。”她认为爱情一旦产生,是一种非常严酷的禁锢,是自己禁锢自己,不敢和另一个发生关系,怕自己再也不纯洁。

  当与现场读者分享关于诗歌和生活的看法时,她认为,诗歌高于生活这个看法是错误的,诗歌一定和生活结合在一起,诗歌可能在语言上高于生活,但不是诗歌本身高于生活,因为没有生活就没有诗歌。

  “你知道吗?诗歌一定是你经历许多,就像你穿的内衣一样,贴在你的身体的,你不穿内衣,你的身体接受不了。所以说诗歌和生活永远是鱼水交融,混杂在一起。诗歌本质是我们思维和思想,我们人为什么会显得高贵?人的高贵在哪里?是你的行为方式,是你的思想,高于生活本身,是我们的人格高于生活,不是诗歌。”

  诗人、作家。出版有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2016年初她先后获“豆瓣读书•中国文学榜”第1名,网易“十大女性”,《出版人》杂志“年度作者”,并被《诗刊》、中国诗歌学会、中国作家榜三家机构分别授予“年度诗人”称号。由范俭创作,以其为主人公拍摄的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获阿姆斯特丹纪录片电影节长片竞赛评审团特别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